1900年的传说不是真实的故事,而是虚构的人物和故事。这部电影改编自亚历山德罗巴里科1994年的独白《1900:独白》,这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和故事。

这位英雄的原型是——波兰犹太作曲家和钢琴家斯皮尔曼。

《海上钢琴师》是湖南文艺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一本书,作者是亚历山德罗巴里考。

首先,它讲述了1900年被遗弃的婴儿丹尼布德曼(Danny Budman)在听完钢琴演奏后开始弹钢琴,并在没有自知之明的情况下成为一名天才钢琴家的故事。

海上钢琴师是真实的故事吗

“弗吉尼亚”是一个诞生于1900年的和平世界,陆地世界是他害怕的“老虎之地”。“整个世界在我眼里是美丽而可怕的。

它非常壮观。恐惧让我回来了。再次回到船上,永远。“这种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导致他对这片土地有一定程度的孤立,甚至敌意。他越害怕,就越会关机。即使是最美丽最纯洁的爱情,他飞速上升的未来,也无法唤起他生命的支持。

害怕把1900年锁在一个排外的圈子里,这让他忘记了外面寒冷的世界。这种非凡而精彩的生活是他恐惧的艺术升华。

然而,这种负面情绪不会让现代人效仿,因为美好的生活只能存在于美好的社会中。虽然某种幸福让人暂时享受幸福,但它只不过是一种逃避的方式,让人暂时忘记眼前的恐惧。

事实上,1900年生活的定义并不清楚他是否冷漠,就像他是否害怕一样,他不能完全概括1900年的生活。1900年的生活是存在主义的表现。他鄙视所有被社会认可的界限。他鄙视土地上的人们和做事的冲劲。他更愿意为自己和自己的存在而活。

相比之下,对他人的认可对他来说并不重要。这可以从他与爵士乐创始人的竞争中看出。如果他不触及自己的底线,他也是一个不太想赢的人。他的音乐天赋可以给他带来无数好处,但他拒绝将音乐与自己的音乐分开。

他可以用音乐去探索别人的心灵,在音乐的海洋中漫步,找到自己的爱,但他不像普通人那样去追求。他轻轻地把它扔进海里,他会把脚伸向陆地。

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诗人场景使朱塞佩的电影不仅有优美抒情的电影可谈,而且有奇特的视角和非常冷静深刻的思考。在他的作品中,人物从童年到老年都在严寒和孤独中默默行走。

他从未为电影中的人物指出一条通向出口和另一面的光明之路。只有放逐,在路上永恒的追求,人生注定永远没有尽头。这是导演对生活和现实最基本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