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原著讲述了一个如何的故事

片子 《少年的你》 上映之后,关于校园的话题又变多了, 《少年的你》 是按照小说改编的,原著设定和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有点像,男主为女主顶罪,不外最后终局更好一点,两人照旧在一路了。

片子改编自玖月曦的 《少年的你,如斯锦绣》

在原小说中,它主要讲述了高三特殊青年的故事,因为这个意外,女孩陈年和男孩北野走进了彼此的生活,互相陪伴,互相扶持。

陈年是那种看起来单纯、内向、自卑、结巴的女孩。她属于那种总会被嘲笑为有点口吃和被欺负的学生。直到陈年在中学遇到一个小混混,北野在她死后默默守护着她,带她往返学校.和他度过了无数难忘的时光。

在东野圭吾的笔下,陈年和萧蓓似乎有一种共生关系。女孩背后总有一个男孩像影子一样等待着。

在小说的开头,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从大楼上掉了下来。在教学楼前的地砖上发现了选美皇后胡小笛。虽然最初的结论是她自杀了,但事发当天,胡小笛和陈念以及另外两个同学一路值班。之后,这两个人先离开了。当他们分开时,教室里只剩下陈年和胡小笛。结果,我们的情妇陈年自然成了调查的对象。

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胡小笛为什么会自杀,但是没有人敢说实话,因为这和班上的一个坏学生魏来有关!

案发当天,实际上除了情妇陈年,魏来也在现场。在胡小笛自杀之前,是魏来和他的团伙侮辱了她!胡小笛选择自杀是因为他受到了侮辱。也就是说,魏来间接杀了胡小笛!

事发后,魏来不仅胁迫女主人陈年停止说她那天在学校的事!陈年和赖青(一个肆无忌惮的歹徒)一起也处于危险之中。

魏来拿了陈年的照片威胁她。相反,他被陈年刺伤了。然而,魏来的伤不是致命的。然而,这给了下面的歹徒赖青强奸魏来的机会。赖青不想杀任何人,但当他被魏莱看到时,他的性被毁了!

这个赖青其实心理上很扭曲,心里很郁闷。他总是用极其残忍的方法攻击女孩。每次犯罪发生时,他们都选择在雨夜穿雨衣,所以他们被称为雨衣男。是一个被警方通缉的神秘杀人犯!

在魏来身后,雨衣主人赖青要女主人陈年做替罪羊。因此,男主人北野,为了珍惜陈年和杀死赖青,自愿假装付给陈年一件雨衣。因为他知道,只有杀了赖青自己,假扮雨衣人,两次谋杀,他才能真正阻止陈年的退出,因为不管陈年是否认罪,北野自己已经能够逃脱了。

在小说最后,未成年人北野杀戮赖青,证据确凿,供认不讳,为警方破获雨衣人案供应线索,被判有期徒刑7年。

少年的你豆瓣评分几许

《少年的你》,一个小小的投资者和年轻的导演,不经意间成了几个来回中最受关注的国产电影。

凌晨一点半不到, 《少年的你》 预售票房破亿;下昼四点四十四,首日票房也正式宣告冲破亿元大关。

豆瓣评分8.7。

由周东宇扮演的陈年是这部电影的第一个主角,无论是萧蓓、郑毅还是魏来.这些人的未来会被她困扰。她的父亲没有出现在电影中,而她的母亲是一个没受过教育、天真无邪的中年妇女,她想赚钱,但首先欠了一笔债。我一直生活在逃避债务的压力下,与母亲合作的理解是,一旦我进入最好的大学,我就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陈年在复读班不敢有任何错误,也不想交朋友。内向、敏感、压抑、自卑.这些负面情绪是陈年的正常状态。此外,在高考前一个月,她成了那些只想过上平静生活的人的新目标。

这并不是说中国没有关于反校园欺凌的电影或电视作品。然而,《少年的你》将所有的矛盾整合并浓缩到陈年和她居住的狭小空间里。陈年并不是“邪恶”的唯一携带者。在此之前,她目睹了其他人被取笑和孤立,但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她顺应潮流,对这一切漠不关心。直到悲剧发生,她才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MoMo了,为什么不释放一些温暖呢?就这样,当所有的老师和学生在一起窃窃私语时,陈年走上前去,为他失散的同学保留了最后的尊严,作为他自己的救赎。然后小丑的指挥棒传给了陈年。

男主人小北——

一个13岁的男孩失去了父母的照顾,独自一人住在河边,靠偷鸡和摸狗谋生。生活的法则是“不欺负就被欺负”城市边缘的那些歹徒都有着相同的过去和生活方式。

但是刘北山就不同了。

当他被殴打的时候,他遇到了陈年,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孩,她不仅为了自己的缘故打电话报警,还因为少打她而亲吻她。

然后匪徒和天才学生以同样的方式纠缠在一起。

带着头的小北只觉得陈年喜欢自己,他看起来精神抖擞,周围的人都说他讨女孩子喜欢,这时陈年也不破例,可以带回去“睡觉”。

然而,他后来发现这个女孩也没有过好的生活。那些看起来无法接触到女孩和污泥的人实际上有交流的机会。

因此,萧蓓成了陈年的监护人,默默地接送她放学,替她威胁“坏人”,甚至在陈年犯罪后跳下水去。

多好的一群人啊,如此优秀,似乎是那些在逆境中挣扎、渴望反击的人的自然写照。

《少年的你》拍摄于重庆,一个被称为“雾都”的城市,在那里由于厚厚的云层,很多年看不到阳光。这部电影有几个亮点,也与气候有关。当陈年第一次向郑毅求助的时候,阳光灿烂。但是当她发现自己身处险境的人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受到严厉的惩罚时,乌云又变灰了。包括高考,几乎是每个人的成年礼——陈念、小北、异地父母和先生们。大雨还在继续,每个人都躲在雨伞下。影子遮住了泰国人一半的脸,看不到具体的脸。

但是在电影的最后几分钟,天空似乎就在这里。一直笼罩着陈年的阴影被驱散了,阳光照在她和小蓓的脸上,他们都感到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