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杀素察究竟是谁杀的

电影《误杀》的故事源于一个遭受性侵犯的年轻女孩。为了珍惜她的家庭,她的父亲自愿制造一个假象来帮助她逃脱罪责。然而,电影中多次暗示性攻击的普通受害者苏萨可能没有死,但只是在她出生后。如果是,谁杀了苏萨?

谁杀了苏萨?是阿玉和萍萍杀了他吗?

平行蒙太奇说:“不!”

在场的李伟杰向观众解释了医务人员掌权的原因。他说这个拳击手在这个时候被打败了,很容易被吞掉。如果医务人员不迅速处理,他很容易死亡。在这里与苏佳被击倒的平行讨论表明,苏佳并没有被杀死,而是被暂时击昏和吞噬。

正准备掩埋尸体的阿玉被水管绊倒了。电车里的苏莎摔倒了,她的手露出了白布。安看见了她。在这里,吞咽舌头只是缓解。就在那时,苏佳想从棺材里出来,在棺材盖上画出血痕。因为他被阿玉生困住了。

而当安安吃饭的时候,用叉子在玻璃桌上画出一系列的痕迹,而在坟墓被挖出来之后,棺材盖上面的道道血迹平行,这说明了两种可能性:

安安曾经听到棺材盖在坟墓里被苏莎抓伤的声音,苏莎出生在坑里,死前不小心在餐桌上抓伤了它。

安看到了她母亲和姐姐用诡计埋葬尸体的照片。她还看到母亲把尸体埋在窗户边的坟墓里,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不管这是什么样的可能性,这些看似不相关的情节只是用平行蒙太奇来诠释杀害苏佳的凶手不是阿尤和萍萍。

苏莎究竟是怎么死的?也可以用平行蒙太奇来解决问题:

在她被玉萍和萍萍打伤的那天晚上,天空下起了大雨,延长了苏莎在坑里的寿命。雷云和警察护送李伟杰的家人寻找他儿子的尸体时,也是下着同样的大雨。

在雨中,一只羊被挖出。两场大雨把苏查变成了绵羊,绵羊变成了替罪羊。

给出了调查死因的两种可能性:

1、我一直想从地下的雨元素中出来,疯狂的用手在棺材盖上画道道血痕,但最终还是死于缺氧梗塞;

2.被射杀的羊表明,当李伟杰想要转移尸体时,苏佳还活着,所以李伟杰杀了苏佳。当然,这种可能性极低,因为李伟杰在4月3日晚上回来,带着他的家人进行了一次漫长的旅行,创造了一个蒙太奇。祖查是在4月2日晚上被埋葬的,直到4月3日晚上才可能生还。此外,李伟杰的尸体转移也是在4月3日晚上。

简而言之,这些情节的平行蒙太奇诠释了苏佳的死因。

电影中的反射蒙太奇揭示了几个未解之谜:

1.从挖出的棺盖上的血迹来看,倒影显示出安用叉子在餐桌上划了个记号,提醒苏茶挖出的坑是真的。

2.和阿玉在电影的结尾提到了受伤朋友的情况,以及暴力升级的画面。小安的试卷也从70分变成了100分,显示了李伟杰宣布的自首。

3.为了帮助客户铺设线路,李伟杰和客户在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上一路探索。一个大坑吸引了李伟杰的注意力。他看了看坑的大小,然后蹲了下来。这一阴谋提醒李伟杰在转移苏莎的尸体后躲在建筑工地的坑里。

阅读这些电影的倒影蒙太奇会给观众一种顿悟的感觉。这就是反思蒙太奇,作为一种理性的蒙太奇,影响了——过程画面之间的关系,表达了意义,揭示了陷入事件底层的关系,并使观众进入更深层次的思考、理解和共识。

3.在主要的戏剧冲突中创造“亮点”,将同时出现的高度对比的画面进行交叉蒙太奇,以增加影片的戏剧张力和引人注目的能力。

4、知道如何利用细节来唤起观众的深层思考和反思联想,增加观众对情节中潜在漏洞的理解,同时,这也为讲述一个好故事打下了很多基础。

关于片子的彩蛋

李伟杰的背景是狂热的粉丝。在这部电影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导演对这部电影的尊重。一开始,他引用了《肖申克的救赎》线,而“越狱”的情节也是基于它的直径。

此后,他以家族的惯用手法为掩护,引用了两部经典悬疑电影:《蒙太奇》和《控方证人》,其中雷云也直接谈到了这两部电影。

此外,警方证实,李伟杰的电影观看记录中提到了《狩猎》 《七宗罪》 《白夜行》部电影。

这家人在电影制片厂看了泰国电影《天才枪手》。这真是一个狂热的电影爱好者。没错。

电影中经常出现绵羊。

绵羊作为主要形象,在电影中出现过多次。然而,在《圣经》中,羊被视为祭品,代表纯洁。约翰福音1:29甚至说:“看,上帝的羔羊是那除去死人罪的。”这只羊在电影中也出现过很多次。

李伟杰代表法官在下班的路上看着他。

看到李伟杰把他的车扔向湖边代表着一个目击者凝视着罪恶。

他被警察打死,取而代之的是替罪羊和替罪羊。

当棺材被打开进行尸检时,羊死了,无辜被消灭,这也反映了男主人的罪过。

此外,绵羊也出现在普通的教室里,然后继李伟杰的《坦白的罪恶》之后,绵羊才真正代表了“罪恶被除去”的纯粹象征。

同时,电影中的羊也有另一个含义,即“愚弄人”。电影中的先生曾经说过,“羊视力不好,容易被吃掉”,而电影的英文标题是《Sheep Without a Shepherd》。这部电影的英文片名也是《圣经》。原文如下:米该雅说,我看见以色列众人分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后来,这句话的意思是“暴民”,电影中的最后一场暴乱正是解释这个词的最佳行为。